疫情期间“熊孩子”用父母账户打赏主播怎么办最高法意见来了

疫情期间“熊孩子”用父母账户打赏主播怎么办?最高法意见来了

新华社北京5月19日电(记者王茜、罗沙)疫情期间,不少孩子上网时间增加,更有“熊孩子”在网络直播平台用父母支付宝、银行卡“慷慨”打赏……面对这种情况,监护人能否要回款项?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重庆市万州区的患者较多,黄爱龙协调有关方面,组织医疗人员援助万州。他亲自前往一线,了解更多一手情况。“作为医学学者,我要把文章写在大地上。作为政协委员,更要到一线倾听民声,才能更好建言献策。”黄爱龙说。

刘又宁称,目前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处置是发现即隔离并且于2个小时内进行网络直报,在隔离期间继续进行核酸检测以及进一步观察其是否出现症状,也可以对其使用一些抗病毒药物进行干预。原则上连续两次标本核酸检测阴性后才可解除隔离。

黄爱龙最牵挂的,是如何应对这种新型疾病,学校能作哪些贡献?黄爱龙与学校科研人员深入探讨,详细了解情况。

近期,随着国内输入性病例的增加,对于外来输入人员中是否存在着无症状感染者的疑问,湖北十堰市太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党支部书记雷怀定回答称:“外来输入病例无症状者应该有一部分,安检易被忽视,最好的方法就是外来入境人员均单独隔离观察14天。”

核酸检测阳性是否等于具有传染性?

在一线,黄爱龙是热心的;在书斋,他是理性冷静的。作为政协委员,他既有关心百姓疾苦的热心肠,对病人嘘寒问暖,为医护人员排忧解难,又有洞察世事的冷思考,倾听民声,建言献策。

为及时了解疫情发展,黄爱龙要求学校科研人员在万州采集病人血清,第一时间送回主城,及时跟进研究。有一次,工作人员连续作战,将血清送回主城时,已是凌晨4点。

“抗体检测试剂研制必须加快进度!”黄爱龙督促科研人员加快研制。早在1月20日,黄爱龙就组织在校科研人员与一家公司合作,共同研制抗体检测试剂。不久,采用化学发光检测方法的抗体检测试剂研制成功,并通过国家药监局应急审批。

声明指出,面对迅速蔓延的疫情,当务之急是挽救生命。声明赞赏世卫组织在谭德塞总干事带领下发挥的领导作用,全力支持世卫组织为发展中国家有效应对疫情提供信息、进行技术指导、开展培训等。

什么是无症状感染者?

在研究中,重庆医科大学医疗人员还较早发现无症状感染者问题,他们注意到,有些病人的抗体有效存续时间不长,需要反复巩固。黄爱龙收集意见后,向有关部门反映,为研制疫苗提供有益参考。

郭红荣则建议:“在境外归国人员隔离期间,对疫区来的人员进行核酸检测或基因测序,以此来确定是否存在无症状感染者。”

声明强调,团结应成为主流,希望国际社会团结一致,防控病毒传播及引发破坏性后果。针对最需要援助的国家和未受疫情全面影响的国家,国际社会应合作提供科学指导、培训、设备、基本医疗用品和救援服务等。

刘又宁还表示,目前的“复阳”患者因其愈后短期内体内含有抗体,病毒无法在其体内繁殖,因此基本不具有传染性,不适合纳入无症状感染者范畴。

外来输入人员是否存在无症状感染者,如何应对?

当事人请求通过线上培训、变更培训期限、调整培训费用等方式继续履行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变更合同。

“无症状感染者”与“复阳”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均可为阳性,是否意味着二类人群都具有传染性?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华大基因了解到,核酸检测阳性指的是该次测验在取样部位处发现了病毒的核酸。但是核酸来自“活病毒”还是“死病毒”,需要对病毒进行培养才能确认。刘又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核酸检测阳性不能判断病毒的浓度和活性,更不能判断是否具有传染性。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表示,按照我国民法总则规定,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践中涉及到网络打赏等问题的多数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打赏时非常慷慨,有的金额达到几千、几万,这显然和年龄和智力水平不相适应。“毫无疑问,如果家长不追认,这属于无效的行为。”刘贵祥说。

此外,受疫情影响,给孩子报的培训班迟迟无法开课,也是家长们普遍面临的问题。对此,意见规定,当事人订立的线下培训合同,受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影响不能进行线下培训,能够通过线上培训、变更培训期限等方式实现合同目的,接受培训方请求解除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国务院新闻办1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其中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怎么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如何处置?

刘贵祥表示,如果线下培训合同可以通过替代性的线上培训达到预期培训效果,法院是不予支持解除合同的。“如果是对一些特殊的培训班,比如艺术类培训,必须面对面地进行,线上培训难以达到目的。这种情况下,对于接受培训方请求解除合同的请求,我们要支持。”他说。

黄爱龙认为,要完善公共卫生体系,加强防控力量信息共享,加大对医学院投入。目前,我国共有疾控中心、医疗、科研3支防控力量,但信息共享需要进一步加强,要健全信息共享机制,以便更加及时应对。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描述,目前主要通过密切接触者筛查、聚集性疫情调查和传染源追踪调查等途径发现。

到了万州,黄爱龙立即前往医院,看望医护人员,了解需求。听说医用口罩还不够,他马上协调医院予以支援。

记者 崔东 刘阳 王欲然 陈远丁

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呼吸内科主任郭红荣称,如果无疫区旅行史,而且没有家庭聚集性发病,没有与确诊或疑似病例接触史,不需要过度担心。但如果有相关流行病学史,就算自身并无症状也要及时上报,并且做好相关隔离工作。

解放军呼吸病研究所原所长刘又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确认“感染”却无症状者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尚在潜伏期,潜伏期一过就会有症状,另一类则自始致终无症状。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定义,疑似及确诊病例,需具备临床表现。无症状感染者因无临床表现,需要集中隔离14天并做进一步的检测来进行判断。如果无症状感染者在隔离期间出现了症状,则将其作为确诊病例报告并公布。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定义,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指的是:无临床症状,呼吸道等标本新冠病毒病原学或血清特性IgM抗体检测阳性者。1月28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病例监测方案(第三版)》中,就将“无症状感染者”与疑似病例、确诊病例、轻症病例进行了区分,如果新冠病毒核酸检查呈阳性,但没有症状,不纳入每天发布的确诊病例中。

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无症状感染者”

不只是这次疫情,黄爱龙还在思考更为长远的问题,“对于类似的疫情,今后如何防范、怎样应对?”

无症状感染者为何不纳入确诊病例?

声明呼吁各国增加对世卫组织支持,指出疫情危机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几十年来发展成就付诸东流,在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危机过程中,世卫组织发挥至关重要的核心作用。

在黄爱龙身上,有着医学专家的责任精神和大爱情怀。他结合自身专业优势,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应有作用,并着眼长远,为防患于未然努力鼓与呼。希望有更多这样既有“冷思考”又是“热心肠”的人。

回到重庆主城,黄爱龙撰写了一系列疫情防控意见建议,通过九三学社中央和重庆市委统战部向有关方面递交,为改善防控形势发挥了有益作用。

如今检查是否为无症状感染者唯一的确诊方式就是核酸检测,但是大部分地区核酸检测盒的数量都是有限的,为了避免医疗资源浪费,可以进行自我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