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年年飘治理出新招

飞絮年年飘,治理出新招(说道)

认识到飞絮治理客观存在的难度,就更要提高治理的重视程度、加大行动力度

据介绍,2020年3月,郑州新郑市公安局反诈中心在案件侦办中发现,郑州梵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郑州速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对公帐户涉嫌被用来为电信诈骗案件洗钱。获取线索后,新郑市局迅速组织开展案件侦破工作。经核查,杨某宾伙同赵某、吴某组织王某等人,利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登记工商信息及银行对公帐户,并将注册登记的工商信息及银行对公账户进行贩卖。专案组在相关人员到案后随即展开讯问、辨认等工作,通过嫌疑人辨认及供述,又扩展出其他嫌疑人及贩卖对公账户人员,目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2名,查获非法办理的公司180余家,对公账户180余个。

飞絮为啥成了一个老问题?一方面,绿化本身是长期工程,树种更新不可能一蹴而就。以北京为例,林业专家指出,如果没有杨树,“绿色天际线”将降低10米;如果没有柳树,绿色将少一个月。杨树、柳树不可能一砍了之。另一方面,诸如冲洗、修剪等应急举措,因为诸多因素限制,治理的力度、广度、持续性方面,与群众期待还有差距。

而在上海,针对另一种“飞絮”——春季悬铃木果毛,首次出台了《上海市行道树悬铃木果毛防控管理技术导则》,哪些树木以修剪为主,哪些采取物理冲刷和药剂防控,物理冲刷在什么时段操作,环卫清扫频次等,都做了细致规定。凡事就怕“认真”二字。专门针对一种树木果毛制定防控技术标准,这种精细化恰是飞絮治理所需要的。

北京今年的飞絮治理就有不少“首次”:首次“联合作战”,从园林绿化部门单打独斗升级为10个部门参与,其中,市科委支持飞絮防治关键技术攻关,公安部门为洒水车、喷水车等办理临时占道施工许可,分工细致;首次研发北京飞絮防治APP,精确到每条街道、每段路,逐一录入杨柳雌株的位置、生长状况等,为后续治理提供依据;首次向市民发布杨柳飞絮预测预报信息。当然,新办法成效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好的经验要形成机制,不当之处能及时调整。

“霭霭芳春朝,雪絮起青条。”每年春夏之交,漫天飞舞的杨柳絮,成为不少城市居民的烦恼:过敏患者不堪其苦、遮挡视线影响交通、堆积过量见火就着。相关治理方法也多有报道:更新树种淘汰杨柳雌株、给树木注射药物减少飞絮、水枪冲洗修剪枝条等。不过,从各地实践来看,想取得明显效果,难度不小。

郑州反诈中心主任郝锐提醒广大市民,要提高防范意识,妥善保管好身份证、银行卡、对公账户等信息,对于废弃不用的银行卡和对公账户,及时办理销户。如发现买卖银行卡和对公账户的违法犯罪行为,请及时拨打110向公安机关举报。(完)

治理飞絮,既是生态环境问题,也是社会治理问题。奔着解决问题而去,哪里不合理就改哪里,做什么有成效就抓什么,面对老问题,多想些新招。要知道,每年春风一起,治理有没有成效,飞絮是不会说谎的。

警方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未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从事电信业务经营活动。售卖“伪实名”电话卡、手机卡的行为,属于违反国家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的,或构成非法经营罪;其窃取或以其他方式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或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飞絮年年飘,治理还得出新招。认识到飞絮治理客观存在的难度,就更要提高治理的重视程度、加大行动力度。飞絮从几十年前“被忽视”到现在“受重视”,本身也反映了大家对生态产品需求的变化:缺林少绿时,希望城市尽快绿起来;绿色增多了,希望城市绿得更清新。变化带来了问题,也蕴藏着破解之策。要减少城市里飞絮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不便,不妨多试试新机制、新技术、新思路。

2020年3月,郑州荥阳市公安局在侦办一起“2020.3.7张某亮被诈骗一案”中,发现部分涉案资金流向户名翟某阳的农业银行卡。经进一步侦查,翟某阳同时和巩义严某,翟某平、翟某霞、李某鹏等人有资金往来。民警迅速行动,将翟某阳抓捕归案。翟某阳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其办理银行卡以每张600元的价格卖给上线李某雨的犯罪事实。随后,民警顺线追踪,先后将犯罪嫌疑人李某雨、李某鹏、张某杰、翟某平、周某、张某辉等抓获归案,至此,以周某为首的收卡贩卡团伙被摧毁。

“明知售卖银行卡被用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洗钱,仍介绍身边朋友以办理一张银行给予600元左右的报酬,组织多人办银行卡三十余张。”警方介绍称,经过对犯罪嫌疑人售卖的银行卡账户查询,共发现涉及全国多个省份二十多起电信诈骗案件。目前该案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