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绿雪斋主一段海峡情缘

中新网昆明5月17日电 题:三代绿雪斋主 一段海峡情缘

“出汤要快。”于涌一边指挥一个去年刚从昆明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毕业的年轻女孩泡茶,一边转过头对记者笑着说,“这是二十年的台湾老乌龙。来云南这么多年,其实已经习惯喝普洱了,但今天还是想请你们喝这一款。”

应当说,以往一些社区菜摊确实存在占道经营、乱丢垃圾等问题。但只要科学规划,强化管理,这些问题也是能解决的。比如筛选农超对接的农户,与城市的街道、小区细化对接,定时定点摆放菜摊,约定环境清理等经营责任,既解决了一些农户农产品滞销的难题,也方便了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现在疫情防控期间,一些菜摊还创新经营方式,比如,有的小区摆出“无人菜摊”,按份定价,扫码付款,实现买卖双方“无接触”;有的小区推出“预售菜摊”,小区居民通过微信等手机应用预订菜品,第二天送到指定地点自取。这些模式值得推广。

于涌还是会时常想起丽江,现在他有了重回丽江的机会。16年前由于种种原因,他不得不忍痛关闭了在丽江的博物馆。现今云南正推进大滇西旅游环线建设,相关旅游开发商找他合作,准备把丽江民俗旧器私立博物馆重新开起来。

2006年,于涌在金沙江边捡到一块中心纹路像极了台湾地图的石头,精心雕琢后,创作了《宝岛台湾》。2013年,于涌在北京举办个人作品展,这件艺术品引起各方强烈关注,最终被人民大会堂永久收藏。

室外,初夏的昆明阳光明媚;室内,乌龙茶香混合着降真木的清香,氤氤氲氲。

于涌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喜欢自己动手,捣腾石雕、木雕。绿雪斋艺术馆两层小楼,有不少字画古玩和茶叶茶具收藏,更多的则是于涌近二十年来的各式雕塑作品,琳琅满目。

李霖灿对云南的眷恋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于涌的人生规划。“我来云南定居,一方面是因为喜欢这里的气候和山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的老师。他在加拿大生病中风,我去看他,他已经不能说话,但是完全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当时我跟老师讲我想去丽江发展,做文化事业。老师非常赞同,后来就指指墙上那块‘绿雪斋’匾额,我当时会意了老师想让我把这块匾额带到丽江来。”

1988年,75岁高龄的李霖灿郑重剪下一缕白发,希望这缕白发能长伴玉龙雪山。1991年4月,这缕寄托着无限思念的白发经他的朋友从国外辗转送到云南丽江,埋在了玉龙雪山脚下的云杉坪,老人的心愿最终得以实现。1999年6月,李霖灿病逝于加拿大。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城市以“占道经营、乱丢垃圾、影响交通”等为由,对小区菜摊进行了清理。随着农改超、取消早市、外迁菜市场等配套措施深入实施,城市更加整洁卫生,但一些居民买菜也受到了影响。去超市买菜,通常要走不少路,赶上人流高峰还要排长队;如果为了省事一次多囤点菜,又容易腐烂造成浪费。

2014年,应紫云青鸟·云南文化创意博览园邀请,于涌和妻子习梅英一道,将绿雪斋艺术馆迁至昆明市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依依惜别生活了16年的丽江古城。2019年昆明官渡古镇景区升级改造,力邀绿雪斋艺术馆进驻,当年年底绿雪斋再度搬迁,成为官渡古镇的一张文化旅游名片。

于涌的博物馆很快就成为丽江的网红景点,一时间迁客骚人咸聚于此,许多游客慕名而至,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经营理念过于超前等原因,两年后博物馆不得不关闭,成了丽江旅游的一个遗憾,也是于涌本人的心头之痛。

就这样,1998年于涌携带“绿雪斋”匾额飘洋过海,再度来到云南丽江,并且留在了丽江。他在丽江开办了绿雪斋艺术馆,弘扬中国茶文化和陶艺文化,并且创办了云南第一家台资博物馆,也是云南第一家民间收藏博物馆——丽江民俗旧器私立博物馆,展示纳西族的民间生活用品。

李霖灿,前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是于涌学习中国美术史的授业恩师。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李霖灿就读的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举校西迁昆明。1938年,他前往滇西北从事田野艺术调查,被纳西族东巴文化所深深吸引,从而成为中国纳西学研究的先行者,也因此迷恋上了丽江古城和玉龙雪山。1949年李霖灿随“中央博物院”迁往台湾,长期司职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但他对滇西北念念不忘,魂牵梦绕都想回到丽江,于是取丽江玉龙雪山绿雪奇峰之意,将他在台湾和加拿大的书斋命名为“绿雪斋”。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中国文化教育,但我创作的作品所具有的当代性和前卫性让我认为应归属于当代艺术。其实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并不是矛盾的,艺术说到底是表达创作者心灵感悟与世界观的媒介。”于涌这样阐述自己的创作理念。

“云南是多民族省份,文化多元,加上山水秀美,对我们搞雕塑艺术的人来说,可以获得很多创作灵感。并且云南自然资然丰富,我的雕塑作品取材有很多是天然的东西,一块石头,一截朽木,一片残陶等等,这样的东西在云南随处可见,我觉得有意思的,拿来就可以用。”于涌说。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F1 2020专区

“我很愿意把于老师的绿雪斋传承下去。”张丽莹有些羞涩地说。

于涌1957年出生于台北,祖籍山东烟台。1989年他第一次来云南时,只是一名普通的台湾游客,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从他1998年长居云南算起,迄今也有22年。但是和绿雪斋艺术馆珍藏的一块“绿雪斋”匾额相比,这些年头都不算长。这块历时半个多世纪的匾额,记录着两代艺术家跨越台湾海峡的传奇故事。

图为于涌正在雕刻新作品。刘冉阳 摄

图为于涌妻子向记者展示“绿雪斋”匾额。刘冉阳 摄

芹菜、蒜苗、青菜头;排骨、肉馅、五花肉……在居民小区的空地上放几张桌子,售卖新鲜蔬菜和肉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不少小区采取封闭式管理。近期,在成都、石家庄等城市,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一些社区重新在居民小区设置菜摊,把新鲜蔬菜送到家门口,既方便又安全,受到居民普遍欢迎。

绿雪斋艺术馆二楼有一件约半人高的作品非常引人注目,借用陶渊明《桃花源记》“阡陌交通”文意,取名《阡陌》,是于涌近作。《阡陌》以世界文化遗产云南元阳梯田作为设计元素,采用清香木和降真香结合、丝线与木质结合、曲线与直线结合、实物与光影结合等多种结合方式,为观者呈现出世外桃源般的景象。

图为于涌作品《阡陌》。刘冉阳 摄

“我老师晚年最大的心愿就是重回玉龙雪山,但他那时已病魔缠身,心有余而力不足。可他还是心系丽江一些事物,甚至于丽江要建一个气象站他都知道。我觉得老师是对丽江有一种特别的关怀。”于涌陷入对往事的深深回忆。

绿雪斋艺术馆常年向公众免费开放,并多次举办艺术展和艺术论坛。于涌还是昆明学院的客座教授,一年约有200个课时。他还给学生提供工作机会,泡茶的年轻女孩名叫张丽莹,已正式入职。记者采访的当天,另有两名昆明学院的学生在艺术馆实习。于涌笑言,等他退休了,她们就是更新一代的“绿雪斋主”。

他的纳西族妻子习梅英女士娴静地坐在茶桌一侧,于涌偶尔想不起某个人名、地名或年份时,习梅英便帮他回忆。

绿雪斋艺术馆是一栋座落在昆明市官渡古镇东南隅的二层小楼,古色古香。于涌说,去年12月艺术馆搬迁至此,不久就赶了上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闭馆三个多月,近日才向市民和游客开放。

实际上,几年前这样的菜摊并不少见。它们或者是在小区门口,或者在社区一角,这些深入小区内部的菜摊,成为不少社区居民买菜的场所。人们下班回来,上楼之前买一把当天的青菜,再和熟悉的摊主拉两句家常,方便、实惠、亲切。

喝完台湾老乌龙,又喝了一泡普洱。记者起身告辞。于涌回到工作台,继续雕刻他的新作品。窗外竹影横斜,一树茶花开得姹紫嫣红。古镇游人渐多,都戴着口罩,显示还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但更多人愿意走到户外享受阳光。经过绿雪斋时,不时有游人驻足,好奇地朝屋内张望。(完)

如何对待“小菜摊”反映了城市管理的不同思路。加强管理,不能简单地“限”字当头、一禁了之。把“一刀切”当成“一招鲜”,这样管理起来简单、省事,但却很可能造成一些需求不被满足,给一些居民的生活带来不便。城市管理需要细心,也需要耐心。以小区菜摊为例,哪些该清理、哪些能规范,需要相关部门研究制定管理细则,并结合实际情况区别对待。只有更多地从居民需求出发,细化、优化管理方式,这样的管理才会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