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摄影师“引诱恋爱”Coach母公司CEO突然卸任

每经记者 杜蔚    每经编辑 董兴生 何小桃    

中国财经院校报考权威平台;

7月21日,Coach母公司、美国轻奢集团Tapestry Inc.公布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ide Zeitlin于日前宣布离职。这不禁引发了外界的担忧,人事“震动”是否会令Tapestry集团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他强调,中方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张、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完)

不过,疫情影响加之Jide Zeitlin的突然离职,Tapestry集团接下来将作出哪些布局和调整,至关重要。

10,000,000+数据精准荐校;

另一方面,中国也是最发达的电商市场之一,疫情期间,奢侈品牌纷纷发力线上。热衷于网购的中国消费者,成为拉动奢侈品销售增长的重要力量。巨大市场前景下,Tapestry集团已将中国作为主要发力点。除了让Coach等品牌入驻微博、微信、小红书等平台外,今年Coach还与中国新锐设计师广煜等人展开了合作。

本文转自我的小伙伴:每经影视

Coach母公司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辞职

“Jide Zeitlin的离职并不是因为在任何有关公司运营、财务报表或会计的问题上存在分歧。”Tapestry集团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8-K文件”中这样表示。

面对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Tapestry集团在一季度曾关闭了旗下90%的全球地区市场门店,这让公司业绩承压。Tapestry集团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3月28日的第三财季,公司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大跌19.4%至10.73亿美元,净亏损达6.77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174亿美元;其中,Coach销售额同比大跌20%至7.72亿美元,Kate Spade销售额则同比下滑11%至2.5亿美元。

但疫情让集团业绩承压

接任CEO仅10个月,为何Jide Zeitlin被紧急换帅?集团公告显示,Jide Zeitlin辞职是“出于个人原因”。而据多家媒体报道,他离职的原因是被一名女性指控其曾于2007年假扮成摄影师与自己建立亲密关系,为了不影响集团业务,Jide Zeitlin决定主动辞职。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Jide Zeitlin担任该集团CEO尚不足一年,为何匆匆卸任?从轻奢品牌定位来看,Tapestry集团这些年发展状况究竟如何?

值得欣喜的是,Tapestry集团在上述财报中表示,中国内地、韩国等最先受到疫情影响地区的门店已经恢复营业,销售状况也在逐渐恢复。

纵观Tapestry集团近年来的业绩情况,在未受疫情影响前,呈稳健增长趋势。在2017/2018财年,公司销售额为58.8亿美元,同比上年大涨31%,净利润为3.98亿美元。其中,Coach销售额为42.2亿美元,Kate Spade销售额为12.8亿美元。在2018/2019财年,公司销售额为60.3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3%,净利润为6.43亿美元。其中,Coach销售额为42.7亿美元,Kate Spade销售额为13.7亿美元。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球奢侈品牌遭遇重创,不少公司营收近乎腰斩,英国博柏利(Burberry)和瑞士制表巨头Swatch集团都不得不采取裁员措施来减轻公司负担。可见,疫情给各大品牌的销售带来极大冲击,不仅如此,如今高层动荡风波也突然袭来。

全球新冠疫情数据,请下滑到文末查看

点亮财经学子职业生涯↓↓↓

记者|杜蔚 编辑|董兴生 何小桃 杜恒峰

30+名校直播引路;

也许,不少人的第一只轻奢包就是Coach。7月21日,Tapestry集团突然宣布,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ide Zeitlin已从公司辞职,接下来其首席执行官职务将由首席财务官Joanne Crevoiserat临时接替,而首席独立董事Susan Kropf则会出任集团董事长。这一系列人事变动“立即生效”,该集团已经开始从外部和内部候选人当中找寻新一届首席执行官。

他说,2020年2月18日,美方将新华社、《中国日报》美国发行公司、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有限公司)等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中方已于3月18日对等要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等5家美国媒体驻华机构向外交部新闻司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

“需要指出的是,中方上述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对等反制,完全是正当防卫。美方有关做法是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严重损害中国媒体的声誉和形象,严重影响中国媒体在美正常运作,严重干扰中美正常人文交流,暴露其自我标榜的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性。”赵立坚说。

据悉,2019年9月4日,Jide Zeitlin才接任了Tapestry集团的CEO一职。在此后的一份公告中,Tapestry集团曾表示,未来三年,Jide Zeitlin 将身兼集团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领导公司的未来发展。作为该集团的资深成员,14年前(2006年6月),Jide Zeitlin就当选为集团董事会成员,并于2014年成为了Tapestry集团董事长。

他指出,6月22日,美方再次宣布将中央电视台(CCTV)、《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和中国新闻社4家中国媒体增加列管为“外国使团”。作为对美方上述行动的反制,中方宣布,要求美国联合通讯社(AP)、美国国际合众社(UPI)、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自即日起7日内向中方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

而在截至2020年3月28日的前三季度,Tapestry集团销售额同比下跌6%至42.46亿美元,净亏损为3.58亿美元。据IBES数据显示,这是至少近15年来Tapestry集团销售额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

作为较早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奢侈品牌,Coach在中国至今已有17年的时间。Tapestry集团曾透露,在收购Kate Spade前,中国市场的销售就占到了该集团总销售额的14%。而近年来,中国消费者在购买奢侈品方面更是坐上了全球第一的宝座。《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显示,2019年中国奢侈品消费增速为26%,远高于亚洲其他地区;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占据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排名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Tapestry集团今年以来发生的首次高层变动。4个月前(2020年3月),该集团宣布Coach首席执行官兼品牌总裁Joshua Schulman即将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