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考前一个多小时北京考生被蝎子蛰伤幸好有他们

原标题:开考前一个多小时考生被蝎子蛰伤 幸好有他们……

据北京市交管局消息,今天高考开考前,警方进行了一次特殊的“送考”——送一位刚被蝎子咬伤的考生进考场。

事发现场被撞的大树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因老人的坟在八里地外,按计划,抬棺者将棺材抬出院子,需装上停在国道边的灵车。事故就发生在送葬队伍刚出院子,正左拐上国道,棺材后半部分还没上国道时。

自称“捡回一条命”的幸存抬棺者老杜

“他才52岁,在农村正能干,是家里的顶梁柱。没出去打工是因为走不开,上面有老父母和一直跟着这边生活、偏瘫的丈母娘,儿子在外打工,下面还有俩孙。”余树明亲属说。

四年前,余树明花费五六十万,盖起两座小楼,因欠外债未还清,其中一座内部至今未装修。为何一次盖两座?亲属说,因为有两个孙子,余树明“想把孙子的心也操了”。

“那个车跑得跟箭一样。”老杜回忆说,自己啥都不知道,哐一声,人都倒了,“等迷瞪过了,就忙着找人。那场景太吓人,有人头骨被撞开,有人被撞到百米外。”

9名死者,包含7名抬棺者和2名出殡者亲属。一名是扶孝子的出殡者侄子,一名是出殡者堂哥,他们走在前面。当天共20名抬棺者,5人一组,分布棺材四角。老杜个子高、身体胖,不好弯腰,他准备抬前面,刚摸到竖担,位置被人占了。于是他到后面去,“杠头”老周又和他做了调换,他到了后面竖担的后头。老杜说,右侧10名抬棺者,上了国道的“杠头”老周及前面5人被撞死亡,还没上国道的4人两人受伤,他在最后面,没受伤。左侧抬棺者1人死亡,可能被横杆打的。

抬棺者,基本都是“爷爷辈”,在50岁以上,最大的70多岁。

(责编:孙竞、熊旭)

新华社记者 徐钦 摄

死者“杠头”老周今年51岁,是张庄乡周空村的,他同村的亲老表也在事故中死亡。老周的父亲,是老一辈“杠头”,四年前,他身体不行了,老周才接了他的班。

按当地习俗,死人要在天亮前出殡。墓坑的朝向、出殡的日期、时辰等,都要在事前请阴阳师根据生辰八字算好。而从家里起棺或出殡途中拐弯时,要放炮放烟花,寓意引领死者。

8时25分,海淀交通支队温泉大队考点执勤民警接到农大附中老师求助,老师说,早晨7时30分,一名考生在家里被蝎子蛰伤,家长带着考生到309医院治疗。但是考场在8时40分停止入场,希望能够得到交管部门的帮助。

11月20日清晨5点,天还漆黑。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张庄乡梧桐村,住在国道边、办白事的东家正式起棺,这是事先请阴阳师算的时辰。出殡队伍刚出院子,正左拐上国道,突然右后方一辆货车冲进左侧车道,撞进人群,窜出百十米才停下。

“事发前两天,父亲给我打电话,我还叮嘱他注意身体。”老周的二女儿哽咽着说。

一名业内人士介绍,淮滨当地棺材较大,有用拖拉机拉的,豪车运的,或纯人工抬的。(抬棺)最少要16人,一般二三十人。县城费用最低要六千,还有八千八,一万多的。乡村一般两千到四千。不只抬棺,还负责挖坑和埋葬。县城“杠头”利润比较高,乡村“杠头”一次也就赚三四百。

余树明种有四十亩地,两年前,他开始趁农闲时抬棺,因为活不稳定,每月差不多抬个十几次。没活时,他就跟别人放树,每天一二百元。事发前没多久,他还投资数万元买了台旋耕机,打算帮别人耕地赚钱。亲属说,每年余树明差不多能收入5万左右。

因为漏雨,老周在两间旧平房上面,加盖了两间简易房。平房堂屋的两面墙上,贴满了奖状。家属介绍,老周只有两个女儿,奖状都是他从小带大的外孙外孙女的。

“一百块没挣着,人没了。”余树明亲属说。

“他后脑被打个包,身上有些疼。”杨传刚妻子说,事发时,丈夫被横杆打晕死过去,醒来看到余树明在他面前躺着,就喊“救救他救救他”,救护车说救不活了。等他爬起来,看许多人在喊,在找人,后来看到许多人躺在地上,“吓得一屁股又坐到地上”。

被撞身亡的“杠头”老周家,贴满外孙外孙女得的奖状。

事故造成9死4伤,死者包含两名东家亲属和7名抬棺者。老杜说,右侧10名抬棺者,死了6个。他是4名幸存者之一,当时他们的脚还没跨上国道。

与余树明同村的杨传刚,在事故中受伤,目前正在医院观察。

11月22日,淮滨县官方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初步查明,事故主要原因是车辆超速、观察不周,操作不当。肇事司机谢某某不存在酒驾、醉驾、毒驾,其已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拘,此外,货车挂靠的阜阳市的一家物流公司多人被控制。

今年国庆,老周的母亲去世,大女儿把他接过去住了一段,事发前一周才回家。

淮滨人称抬棺者为“大工”,领头的为“杠头”。在当地,这是随着农村青壮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近十年才有的行当。抬棺者的年龄,基本在50岁以上,最大的70多岁。除抬棺外,“大工”们还需负责打坑和埋葬,所有活干下来,每人100元、一包烟。

据淮滨县官方通报,20日5时,淮滨县境内220国道张庄乡梧桐村路段,一辆皖KQ3062货车采取措施不当,驶到道路左侧,撞到出殡的送行人群,致2人当场死亡,送往医院途中和医院救治无效死亡7人,另有4人受伤正在医院救治。

农大附中现场指挥领导温泉大队大队长杨勇迅速安排民警前去医院接考生。8时33分,考生被安全送到农大附中考点顺利进入考场。

余树明为家里盖起两座楼房,因为欠有外债,其中一座一直未装修。

“就差一两米,就也要被车撞住。”老杜说。

事发当晚,老杜配合警方做笔录时,还一直打颤。回到家,从不喝酒的他,喝了二两才睡着。老杜感叹,如果不换位,抬棺者中第一个被撞的就是他,自己“是捡回一条命”。

“那个货车跑得跟射箭一样,都没眨巴眼,事故就出来了。加上出棺时放烟花放炮, ‘砰砰砰砰’,(根本)就摸不清啥情况。等反应过来,人都倒了。”事发次日,回忆起事故的惨烈,68岁的老杜仍禁不住打颤,说是别人和他换了抬棺位置,自己“捡回一条命”。

当天出殡的死者姓任,曾做过梧桐村小学几十年的校长。20日清晨5点,随着一声“起棺”,亲属开始痛哭,鞭炮烟花齐鸣。孝子和扶孝子的走在最前,跟着是棺材和抬棺者,后面是亲属。因为天还漆黑,有亲属拎灯,有抬棺者戴头灯,还有人打开手机手电筒照亮脚下路面。

“杠头”老周在事故中身亡,他的父亲6点左右赶到现场。老周父亲看到,死伤者已被拉走,路边棺材是完整的,但灵车被撞得稀烂,空载的肇事货车停在百十米外,卡在两棵大树间,树干都被撞裂了。

余树明52岁,是淮滨县谷堆乡杨湾村人,在事故中死亡。该村有两人在事故中死亡,两人受伤,都是抬棺者。一淮滨县殡葬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抬棺队最早在县城出现,随着农村青壮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近十年也在乡村流行起来。人们称抬棺者为“大工”,领头的叫“杠头”。他们自己为吉利,将抬棺称为“抬花轿”。“大工”一般不固定,只要有“杠头”喊就去。最早,抬棺是十几块、一包烟,慢慢上涨到六十块、八十块,再到现在的一百块,加包烟。

“如果再晚半分钟,等出殡队伍都拐到国道上,后果更加不敢想象。”老杜说。

有幸存抬棺者感到后怕,表示不再干了。也有抬棺者感叹,当地今年9月开始倡导殡葬改革,推行火化,通告不得将骨灰装棺再葬,这个行当,或将很快在当地消亡。

正值开学季,当日,在内蒙古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第二小学,多个班级围绕“节约粮食”开展“开学第一课”,培养孩子们倡导节约、反对浪费的习惯。

事发次日上午,幸存抬棺者老杜向澎湃新闻感叹:“现场太瘆人了。”

受伤的抬棺者杨传刚家,曾是贫困户。

76岁的余志甫接到通知,是20日清晨5点半左右。同村村民跑到他家,说他儿子余树明出事了,“被车怼坏了”。余志甫吓得晕了过去。